同事的嬌妻是個好玩具


作者:荼靡亂
第一章 初見即初肏
我現在的公司每週二晚上都有租一個籃球場作為員工福利,方便愛打籃球的員工鍛煉。
我就是愛打籃球的員工之一,而且一直是積極分子,今晚我當然也要去。下班的時候不小心耽擱了一下,好些同事都先出發了。好在我下樓的時候在電梯裡遇見了另一個部門的小劉,知道他也要去,可就正好能夠蹭他的車,省得打完球一身汗還要自己開車。
坐上小劉的車開出停車場,看到一個長身玉立的年輕女子站在路邊,小劉停下車她就開門上來,原來是小劉的老婆,要一起去看他打球。
因為小劉是另一個部門的,我和他還真是不太熟,只是在打球的時候有些交流,他的老婆我自然是第一次見到,聽說他們上個月剛舉行的婚禮。好在小劉老婆倒是挺熱情的,很快介紹了一下彼此,就熟絡了不少。我知道了她叫小琪,她也很自然的稱呼我成哥。
路上大家隨便的交流了幾句。小劉因為要開車,而且他好像是個新手,開得挺慢並且總是專心的看著前方,我和小琪倒是一直面對著面聊著。我發現她的臉上有打一些粉底,也有稍微畫一點眼線,算是淡妝吧。
因為是第一次見面,也不好意思一直盯著她看,大概看了看,覺得她樣貌還是不錯的。另外就是她的眼神特別的亮,有些笑意在裡面,而且一直看著我,讓我有些不一樣的感覺,似乎她在對著我散發著什麼特殊的氣息。
三人一車慢慢悠悠的晃到了球場,【】一路基本上都是我和小琪在聊天,我感覺有些奇怪的氣氛在我倆之間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,就沒有太在意。
等到了籃球場一看,今晚有十一個來打球的人(小琪不算)。因為我們都是打全場,上場需要十個人,於是就多出了一個人需要在場邊坐著看。
我們租的場地是新建的露天籃球場,上方空中懸掛有兩排燈。場地被一圈圍牆圍起來,圍牆外還是一些老舊的平房,很暗沒什麼光線,並沒有被徵用。因此就算開了燈,也只有場地內比較亮,離開場地地面標誌線就開始變暗,稍微走遠一點就暗得看不清了。場地一側有兩張長椅,每張都能坐五個人,遠離了燈光,處在昏暗之中。
因為這個場地沒有更衣室,平常一般都是男人,大家換衣服也都很隨意,直接脫的剩一條內褲再換球衣球鞋。今天多了一個臨時的啦啦隊員小琪,不過早來的同事都已經換好了球衣,只剩我和小劉。
不過既然沒有更衣室,那也只能就地換裝了,小琪好像略微有些不好意思,走遠了一點。但是我換球褲的時候瞄了一眼,發現她好像在偷偷的看我,眼神好像還是瞄著下三路。我的心裡有些癢癢的,一些東西被勾動了起來,我忽然想著,不會是她對我有興趣了吧?
等我們換好球衣,稍微熱身活動了一下,很快就開始打球了,一個新來的同事很自覺的先下場坐在場邊看。
場上你來我往,有陣地有快攻打個不亦樂乎。我不時的想起小琪就往她那裡瞄一眼,發現她有時候在看小劉,有時候在看我,還有時候在看其他幾個同事。當我看她而她正好在看我的時候,她就會嫣然一笑,勾得我心發癢,讓我有一種馬上就去上了她的衝動。
這騷貨真來勁,我得去試探一下是不是真騷。我這麼想著,就對那個坐在場下的新同事招手:「那誰,哎,來,你也來打一會兒,別總是坐著。」
我一下場就直接坐到了小琪旁邊位置,大腿稍微往她那邊一靠,膝蓋就碰著了她的膝蓋。我就裝作好像沒發現這個事,自顧自的擰開一瓶水喝。
現在可是春夏之交,南方的城市已經熱了起來,滿街都是穿短裙的姑娘,小琪也是。這時候我才有空看了看她的腿,皮膚還是挺白的,腿也直,不像那些骨架女那麼瘦,稍微有些肉,看起來很有感覺,應該手感不錯。
「成哥,這麼快就下來休息啦,體力不好?」小琪倒是先和我說話,明亮的眼睛又帶上了笑,可是說的內容卻不怎麼好聽。
「去,怎麼說話的,你看我像累的樣子嗎?場上跑兩個小時我都沒事,總得照顧一下其他同事嘛。嗯,小劉經常打球身體也挺不錯的,體力好不好?」我對著她揚了揚眉毛。
已經準備好了要試探試探她,我也就用不著裝紳士了,我就著昏暗的燈光,近距離仔細的打量她的樣子。她的眉毛是修過的,刻意修成了柳葉眉。眼睫毛略長,本來就較大的眼睛加上她畫了一些眼線,使得她的眼睛更加大而明亮。鼻子小而直,並不高挺。嘴唇稍厚,豐潤並有光澤,應該塗了唇膏,稍微嘟起來一點就會非常性感。她的額頭很平整,略寬,臉型應該是瓜子型的,不過豐滿了一點,向著鵝蛋臉靠攏。頭髮長過肩膀,沒有綁紮的自然垂下,因為髮質偏硬而顯得沒有什麼型,只是直直的,線條感不夠柔和。總體來說還是挺不錯的,屬於我比較喜歡的範疇。
「挺好的,不過嘛,我希望能更好一些。」
小琪說著話,碰著我膝蓋的腿沒有移開,反而放下了一隻手在長椅上我們兩人大腿之間,並且手背還貼上了我的腿。
「更好是需要多好啊?平常小劉照顧得你好嗎?他要是體力不足,作為同事,我一定會努力幫忙哦。」
我一看小琪的動作,立馬知道有戲,這騷貨一定是有想法。露天場地地面灰塵比較多,我趕緊用瓶裝水洗了洗手,在毛巾上擦了擦就摸上了她的大腿,反正這裡這麼暗,想來他們打球也是看不到的。
「好啊,還是成哥好。小劉有成哥這麼好的同事真是有福氣啊,他一定會很高興的。」
小琪反應也很快,反手按上了我的手,但並不是阻止我,而是指引著我的手摸索著慢慢向她的大腿根部靠攏,果然是個騷貨。
「能幫上小劉我也是很高興的啊,助人為快樂之本嘛。嗯……?這是?」
我一邊說話一邊摸索著,小琪的皮膚還是很細滑的,腿部也沒有什麼肌肉感,摸起來很舒服。
她一路帶領著我的手移動,忽然,我摸到了一小叢森林,森林中還隱藏著一條美妙的溝渠。驚訝的我都不能繼續偽裝在看球了,轉過頭瞪大了眼睛看著小琪,想確認我是不是真的摸到了一個沒有任何遮掩的陰部。
小琪帶笑的眼中透出一股狡黠,竟然還伸出小小的舌尖舔了一下性感的嘴唇:「成哥,小劉想你幫忙照顧一下小琪。你可是好同事哦,要幫幫忙哦。」
小琪嫵媚的聲音像魔音入腦一般,我立刻覺得一股邪火沖上了頭,雞巴一下子膨脹了起來,把球褲頂得凸起一大塊,還好長椅這裡比較暗,看著不明顯。我不假思索的就答應下來,就差拍著胸口允諾:「沒問題,小劉的事就是我的事,這忙我幫定了。」
我說著話,手同時向下一按,就感覺到小琪肉縫中浸潤著的潮濕與柔滑。這個騷貨竟然早就已經濕了,難道剛才她在場邊看著那些運動中的男人就已經開始發騷了?
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,對著陰蒂就輕輕的揉搓起來。小琪的陰蒂已經變硬凸起,大概比黃豆略大一點,在有些肥厚而且濕漉漉的陰唇包裹之中歡呼雀躍。
她的手也沒閑著,直接從我球褲的褲帶處伸了進來,一把抓住我已經雄起的大雞巴上下擼動,她的眼神中有一種迷離而貪婪的光,緊緊地盯著我褲子中間凸起的那一塊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成哥!噢……你摸得小琪好舒服……噢……你的……你的雞巴……嗯……好大啊……比……比小劉…………噢……大好多……我好想要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成哥!!給我……給我嘗嘗……雞巴……噢……大雞巴……我……噢……我要把它……塞到……嗯……喉嚨裡……噢……成哥……」
小琪真的是已經進入到欲火中燒的境地,看來我對她陰蒂的揉搓對她非常受用,滿嘴壓抑中的呻吟著想要我的雞巴。而她那白嫩小巧的手也帶給我十足的刺激,像一個小箍兒緊緊箍在我的大雞巴上,雖然只能箍上一半,不能箍全了,但那緊實而靈動的上下擼動,還是讓我欲罷不能。
場地上十個充滿激情的男人在跑動、在突破、在跳起、在碰撞,精神相當集中,還在大呼小叫的組織進攻和防守,竟然全沒有發現我和小琪兩個姦夫淫婦,就在咫尺距離的昏暗中,互相撫慰著對方的敏感性器。我可是要來運動的,現在沒有辦法陪場上的同事們一起流汗,只好陪他們一起粗重的呼吸吧。
揉搓了一會兒小琪的陰蒂,我又伸入手指使勁的摳起了她的屄。她的屄口很小,內部很嫩,憑我的經驗,一定是少經人事的新鮮貨色。
很奇怪,如此新鮮的少婦,怎麼會這麼騷,我有些難以理解。不過這時候箭在弦上,也管不了這麼多了。我手指向上勾,對著那一塊形如貓舌般有些粗糙的地方大力摳弄,那裡就是傳說中的G點。
這一陣簡單粗暴的猛摳效果很好,直扣得她媚眼如絲,一隻手捂著嘴巴拼命壓抑著呻吟,再說不出什麼意義清晰的話來。但就是這樣,她還是不捨得放開我的大雞巴,那只放在我褲襠裡的小手還在時斷時續的上下擼動著,帶給我持續的刺激。
好吧,既然她說不出話來,那我就要多說幾句,不然冷場了多不好。
「小琪你真是個騷貨,被哥哥我扣得爽吧?爽你就要叫出來啊!來,大聲點叫出來!還想要我的大雞巴,那就給我叫出來!我告訴你要叫什麼,你要叫『我是騷貨小琪,我要成哥的大雞巴,求成哥肏我,狠狠地肏我!』聽到了嗎?快給我叫出來,不然我就不玩你這個騷貨了。快點!」